【转载】42岁男子与尿毒症抗争10年,该如何活下去?他的故事值得深思

确诊尿毒症10年后,如今42岁的杨明愈发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... ...

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,他感觉自己走向终点的脚步加快了。刚确诊,他有不少积蓄,专门看顶尖专家的门诊,想“完全治好”。可是如今,他每天往嘴里塞十几种药,都是“最便宜、副作用大的”,吃下去胃里就翻江倒海般难受。他也吃不起尿毒症患者需要的精细饮食,只能吃医院好心送他的饭菜,营养根本跟不上。

“等彻底搞不到钱,我也该死了。” 这个正值壮年的男子蜷缩在床上,有气无力地叹息道。

其实,杨明的家庭条件曾是“村里数一数二的”。杨明的爷爷是离休干部,父亲在陕西深山伐木。上世纪80年代末,他家盖起了村里的第一栋砖瓦房,买了第一台电视机。杨明一度能一只肩膀扛住上百斤的麻袋。确诊尿毒症的前一年,他拿着新赚来的20万元回老家,还“豪情万丈”,觉得“1000元一平方米的房子真便宜,还能买辆车”。

可尿毒症带来的高血压昏迷,突然击倒了这个顶梁柱。医生告诫杨明妻子,“尿毒症是无底洞,要留好生活来源。”她当场顶了回去,“科技这么发达,啥病治不好,别乌鸦嘴!”

杨明和家人们都相信,病好了就能“东山再起”。他们清早起床,推着站不稳的杨明一家一家医院跑,挂专家号,百元票子一张一张地掏。大医院找不到希望,就去找民间“神医”。本不能多喝水的杨明每天灌两大碗本地偏方“五彩汤”,身子鼓得像皮球。外省的赤脚大仙也闻讯而来,在他身上扎满洞,不让吃药,放血排毒,疼得杨明捂着头在床上打滚。

等到认清现实,“这病没治,只能拖”,这个原本殷实的家庭才发现,他们连肾移植的钱都没了。得病又没钱,自信也没了,“再多雄心壮志都没用了”。

杨明也想过自力更生。可他走路没力气,跑着躲马路上的汽车,脚也拖在地上迈不开。十几斤的东西提起来都费劲。

他想活下去,可又认为自己“早晚死定了”。他自认把家庭搞得分崩离析,谈起来时沉默好几分钟,憋着不让眼泪流下来。老母亲在南充的小吃店帮工。在老家和爷爷相依为命的小儿子,如今格外冷漠,偶尔见面,问一句答一句,不和爸爸多说一句话。

就连离婚多年的前妻也被拖下了水。她不忍心杨明的样子,带着大儿子来到成都郊区,开了个杂货店,时不时照顾他的生活,给他补贴点钱。

杨明审视了自己的身体,甲状腺肿大、胃炎、视力模糊、供血不足,各个器官都在衰退,很多部位已经感染,“穷人得了富贵病,本来就是作孽。”

他终于对前妻说,“实在不行就断了我的供应,我不想再拖累你们。” ... ...

特别声明:本文转自搜狐公众号<小宝说肾>,文章内容不做治病依据,仅供医学科普及参考!
最后肾宝宝俱乐部祝愿:所有正在和疾病做斗争的"肾斗士"们,争取早日转阴康复,永不复发!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【转载】42岁男子与尿毒症抗争10年,该如何活下去?他的故事值得深思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